怀念和“淇淇”一起的日子(三)

(编者提示:人教版自然第11册第4课我国珍稀的动植物)

“淇淇”和陈佩薰教授的最后一张合影中科院水生所王小强摄

“淇淇”曾“娶”过一个小媳妇

记:据了解“淇淇”属雄性,有没有考虑过给它找个伴,让它繁衍后代?

陈:很早我们就想到过这个问题。养殖,不光是要饲养,还要让其繁殖。自从“淇淇”来了之后,我们一直想找头雌豚,跟“淇淇”一起生活。

着手为“淇淇”找伴的计划从1984年就开始考虑了。1985年,我们尝试捕了一次江豚,证明捕白鳍豚也是可行的。1986年正式开始实施捕雌豚的计划。

我们把点选在长江的监利段,发动当地渔民,成功地围到了4头白鳍豚。考虑到雌的、小的才能养活,就把大的给放了,只留下一头,就是曾报道过的“珍珍”。

“珍珍”长得很好,回来后把它放在与“淇淇”相邻的另一个池子里。因为“珍珍”刚从野外环境来,保持了一定的野性,起初“淇淇”很怕它,有一次“珍珍”从两个池子的通道游过去了,“淇淇”躲着它,很害怕的样子。但时间一长,两个交流多了也就慢慢好上了。

“珍珍”来时只有2岁,而白鳍豚成熟年龄雌的要比雄的晚,雄的要4岁,雌的则要6岁。所以虽然“淇淇”当时已属大龄,但要和“珍珍”配种,还得再等4年。那时大伙儿都开玩笑说“淇淇”娶了个小媳妇。

由于老池子条件不好,“珍珍”养了2年后,不幸得了呼吸道疾病,因此“淇淇”的繁殖问题最终没能得到解决。

“淇淇”在以另外一种方式永生

记:“淇淇”去世后,水生所对其进行了解剖,将内脏取样保存、制作标本,这是否意味着“淇淇”将会继续为科研事业服务?

陈:是的。“淇淇”生前为人类作出了很大贡献,身后也值得我们永远怀念。通过对内脏取样保存、制作标本的形式,一方面可让它最后一次为科研工作做出它的贡献,另一方面可以作为环保教育的一个很好的素材,并促使我们科研人员决心把白鳍豚的科研和保护事业继续下去。

楚天都市报

摘自中国公众科普网

下一篇: 卷羽鹈鹕 上一篇: 科学家带我去探索丛书

微信“扫一扫”, 关注我们相关的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