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教社刘清田:学回信精神 铸“高峰”之路

  

  习近平总书记在给人民教育出版社老同志的重要回信中提出了“用心打造培根铸魂、启智增慧的精品教材”的期望和要求。作为一名编辑,如何在实践中贯彻落实习总书记的指示要求?为此,我们特别邀请我社编审刘清田老师分享一点他的心得体会。刘老师曾策划编辑出版了一系列精品教材和获奖图书,近日,他策划编辑出版的《新时代发展经济学》获第八届“张培刚发展经济学优秀成果奖”。

  习近平总书记在给人民教育出版社老同志的重要回信中提出了“用心打造培根铸魂、启智增慧的精品教材”的希望和要求,同时,他也曾就文艺创作指出了“存在着有数量缺质量、有‘高原’缺‘高峰’的现象”。打造精品教材,推出“高峰”作品,是我们每个出版人特别是教育出版人的首要追求。但要出版“高峰”出版物,困难何其多、难度何其大。“高峰”出版物(下以图书为例)主要由“高峰”选题和“高峰”作者铸就。与自然界的“高峰”不同,“高峰”选题需要去发掘和凝练,“高峰”作者需要我们去识别和激发。

  就“高 峰” 选题来说,选题的“高”体现在许多方面,有的高在反映人类前沿认知,像爱因斯坦撰写的《狭义与广义相对论浅说》(1916年出版);有的高在深重的经济社会效益,像袁隆平等著的《杂交水稻育种栽培学》(1988年出版)。对哲学社会科学来说,我认为“高 峰”选题最重要的标志是反映时代主题、求解时代课题。

  

  习近平总书记2016年在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座谈会上列举了他“翻阅过”的17种国外名著说,“一个重要感受就是这些著作都是时代的产物,都是思考和研究当时当地社会突出矛盾和问题的结果”。这不仅指出了“高峰”作品的特质也点出了“高峰”作品的选题来源。我在工作中对此略有认知,如毛泽东早期的《中国的红色政权为什么能够存在》《井冈山的斗争》等光辉著作之所以被学术界公认为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开篇之作,主要依据就是他们反映了时代的深刻变化,回答了“红旗到底能打多久”的疑问,指明了中国革命的正确道路(见刘清田、丁艳红《从毛泽东的两篇光辉著作看精品是怎样炼成的》,载《出版发行研究》2013年第10期)。茅盾的《子夜》就是以文学的方式,用“子夜”暗喻时代,把20世纪二三十年代半殖民地半封建旧中国深刻的阶级矛盾生动地展现在人们面前。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从中可以看出,反映时代主题及其变化、揭示时代问题及其出路是名作经典的内在品质,启示着“高峰”选题的源头。

  在新时代,编辑要发掘“高峰”选题,首先要自觉学习领悟时代主题、明晰时代课题。通过坚持学习党的创新理论成果,我理解:改革开放以来我们时代的全部主题概括为一句话就是,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相应地,新时代的总课题就是,在新时代坚持和发展什么样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怎样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这个总课题又可以细分为不同方面的子课题,如:(1)从民族发展的历史方位来看,中华民族已经站在“强起来”的新的历史起点上,现在我们任务是从“强起来”到“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2)从中国社会主义实践的发展来看,党领导人民走过的“前半程”是建立社会主义基本制度并进行改革,现在已经开启的“后半程”的任务是完善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3)从生产力的发展来看,我们面前的任务是要在今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基础上到2035年基本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再奋斗15年到本世纪中叶全面建成富、民、文、和、美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4)从制度(生产关系)方面来看,我国社会主义制度在成熟定型上取得了明显成效,现在面临的任务是到2035年使各方面制度更加完善,基本实现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到新中国百年(也是中叶)时全面实现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使社会主义制度更加巩固、优越性充分展现。我认为,这些课题既是实践上的也是理论上的,我们出版的选题就要紧扣时代主题、围绕这些课题提炼命题,由此凝练出来的选题无疑是重要的“高峰”选题。当然,还有许多重大课题,如总书记还提出的“世界怎么了、我们怎么办”的世界之问、时代之问,我们当下面临的新发展格局和新发展阶段的许多重大课题等。这些课题为我们出版人提供了宏阔的选题方向和丰富的选题资源,就看我们如何凝练,如何将其转化为出版上的“高峰”。

  

  张宇 谢地等 制度 运行 发展 开放

  

  顾海良 主编

  所获荣誉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

  (1)2017年主题出版重点选题;

  (2)2018年入选“砥砺奋进的五年”国家大型成就展;

  (3)2018年获国家优秀教学成果二等奖;

  (4)2019年与圣智公司签署了版权输出合同,2020年获列经典中国国际出版工程项目。

  出版时间:2017年4月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史纲》

  (1)2018国家出版基金项目;

  (2)2019年入选“70部中教经典致敬新中国70年”作为《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重点报道的10种图书之一,又入选“70家出版社推荐70部经典图书”专门报道;

  (3)2019年与圣智公司签定了版权输出合同,2020年获列经典中国国际出版工程项目。

  出版时间:2019年1月

  有了将时代主题和课题转化为出版选题的初步意识,我平时注意力所能及地去参悟、发掘具有时代高度的选题。如我看到习近平总书记三次提到“要学好用好政治经济学”“不断开拓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新境界”“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时候,我就感到了一个新的概念正呼之欲出,再结合学者们的研究和判断,很快把选题定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而且结合高教社的优势把它定位为教材。虽然这样的教材在课程体系里还没有“户口”,但它从学理上阐释了时代主题和党的理论创新成果,具有引领性的社会效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先沪版后全国版)系统回答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是什么”的问题,但它“怎么来的”在学术上同样重要,于是我又策划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思想史——《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史纲》。再如,新结构经济学是基于中国实践的原创经济理论并产生世界影响,但在我们的经济学课堂上却不见踪影,同时我们的课堂上却充斥着西方经济理论,于是我向林毅夫先生提出了编教材的建议;在编教材的过程中,如何求解总书记“世界怎么了,我们怎么办”的世界之问、对世界经济提出“中国方案”的选题也就顺理成章地出来了,于是《新结构经济学导论》教材之后,又有了今年《解读世界经济发展》的面世。又如,我知道目前的发展经济学是西方学者构建的、讲的是如何使穷国按西方模式进行发展的问题,而我国发展走的是中国道路,新时代已经在“富起来”的基础上站在“强起来”的门槛上,习近平总书记提出了新发展阶段的“五大发展理念”,学术上也亟需我们总结提升我国发展实践的道理学理哲理,我们应该而且有足够的实践和理论积淀构建自己的发展经济学,于是就有了作者洪银兴所说“高等教育出版社的刘清田听过后强烈要求我写一本《新发展经济学》,我和西北大学任保平教授接受了这个任务”(见《新时代发展经济学》后记),该书后来定名为《新时代发展经济学》。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研究》则是我们编辑乘势而上策划的高阶版。

  

  林毅夫 付才辉 著 新结构经济学教材系列

  林毅夫 付才辉 著

  

  洪银兴 任保平 著

  

  顾海良 荣兆梓 等 国家出版基金项目

  所获荣誉

  《新结构经济学导论》(上、下册)

  习近平总书记对该书作专门批示

  出版时间:2019年8月

  《新时代发展经济学》2020年第八届“张培刚发展经济学优秀成果奖”

  出版时间:2019年10月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研究》获列国家出版基金项目,2020年主题出版重点出版物

  出版时间:2020年12月

  就选题与时代的关系,我还想强调,在新时代,面对民族伟大复兴的战略全局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高峰”选题的发掘,一方面要求我们“更好运用马克思主义观察时代、解读时代、引领时代,真正搞懂面临的时代课题”;另一方面还需要编辑的高站位,编辑要立足于使具体的选题能够“为人民服务,为中国共产党治国理政服务,为巩固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服务,为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服务”,这应该是作为一名编辑的初心和使命。

© 版权所有 人民教育出版社      京ICP备05019902号      新出网证(京)字016      京公网安备11040244000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