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高中生物教科书图文整体设计的思考

  摘要:图文配合是否得当是判断教科书质量高低不可或缺的标准之一。本文就高中生物学教科书在编写时文字系统与图像系统的整体设计提出了一些建议。在选取图像时,要发挥不同类型图像的优势并融入一些隐性的价值;在图像的组织方式上,要注意灵活多样,兼顾不同类型的图像组合使用;在工作方式上,美术编辑要提前介入,与文字编辑相互沟通。

  关键词:教科书 图像系统 图文整体设计 生物学

  Reflection on the integrated text and image design of High School biology textbook

  Whether or not a textbook has an integrated image and text system is one of essential criteria of quality evaluation. In this paper, the author put forward some suggestions on the integrated design of the image and text system of high school biology textbook. When selecting the images, the advantages of different types of images and their implications should be taken into consideration. As for the organization of images, we should pay attention to the flexibility and diversity of the combination of different types of images. When editing the textbook, the text editor should communicate with the art editor from the very beginning.

  Key words: textbook; the image system; integrated image and text design; biology

  教科书中的图片、照片、图标、图例等统称为插图。[1]《现代汉语词典》将插图定义为:“插在文字中间帮助说明内容的图画,包括科学性的和艺术性的。”《辞海》对插图的解释为:“又名插画,指插附在书刊中的图画。有的印在正文中间,有的用插页方式,对正文内容作形象地说明以加强作品的感染力。”这些定义,似乎都没有表达出教科书中“插图”的真正作用。随着时代的发展,教科书中的图文结合模式经历了以图配文、图文并茂、图文融合的过程,因此,笔者更倾向于使用“图像”来取代“插图”。教科书中的文字系统和图像系统相互映衬,文字是表达概念的主要方式,比较简练、抽象,图像比较直观、明了。它们有时彼此结合,有时互为基础,有时互为补充,有时又是彼此区别的。当它们在补充对方无法再进一步说明清楚的问题时,往往带给人们完全不一样的感觉。[2]图文的配合是判断教科书编写质量高低不可或缺的标准,因此,教科书在编写设计时,要统筹考虑这两大系统之间的关系,对它们作整体设计。以下对普通高中生物课程标准实验教科书的图文设计进行分析,并提出相关建议。

  一、对图像系统的分析

  对人教版普通高中生物课程标准实验教科书(包括必修三本,选修三本)图像系统的研究表明,该套教科书秉承了新课改前教科书的优点,在图像系统上作了新的改进,体现在图像数量多(例如,必修教科书图章比平均达26,图文比为1.27:1,在已出版的五套课程标准实验教科书中是最高的),而且功能定位准确,制作精细,形式多样,充分发挥了图像在教科书中的作用:以图代文,促进理解;制作精美,赏心悦目;科学与人文并重;形式多样,关注学生心理。[3]在图像的设置上体现了人本主义的教学理念,在科学家访谈、问题探讨、思考与讨论、资料分析等板块及正文中都设置了大量各种类型的图表,能更好地传授生物学知识、培养学生的各种能力……[4]总体上,该套教科书的图像合适、有效,但也存在一定的问题,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图像本身的质量问题

  从图像本身的质量上看,有些欠佳,这表现在两个方面。

  1.有些图像模糊不清、色彩运用不当等。例如,必修2第21页的蝗虫精母细胞减数分裂显微照片,有些图的焦点没对上。有些照片的背景太不美观。

  2.有些图像不完整。当需要向学生呈现动植物的整体时,所用图像应尽量展示出完整的动植物体。例如,必修2第82页图5-3展示了由于基因突变而产生的十分罕见的白色皮毛的牛犊,其父母的皮毛都是褐色的,但给出的成年牛的身体、头部都是不完整的。

  (二)图像与文字的配合问题

  有些图像与文字的契合度不够,表现在三个方面。

  1.有些图像与文字内容有出入。例如,必修1第119页,文字描述为“培养液”,相应的图片却为固体培养基,可在文中将“培养液”改为“培养基”来解决这一问题。有些照片中所使用的术语与正文中的术语不一致,例如,选修3第38页的图2-9,照片中出现了“继代培养”一词,而文中使用的是“传代培养”。

  2.有些图像不能很好地说明主题或者图像的用意不明确。例如,必修3第96页的桑基鱼塘照片不够典型,据图很多学生看不出来桑基鱼塘是什么。

  3.有些图像会给学生的理解制造难度或者使学生产生误解。例如,必修3第37页图2-16的细胞免疫示意图展示了一些文字中没有涉及的细节内容,给学生理解带来了困难。选修1第60页的图5-9,教科书用了一幅占两页篇幅的图来说明一个问题:PCR是从第三轮循环开始进入几何级数增长的。这一知识点文字部分并未提及,而且由于颜色搭配问题,会给学生的理解增加难度。再比如,必修1第68页图4-6,虽然“磷脂双分子层”和“磷脂分子”的标注都无误,但这两个名词指示的内容却完全一致,容易使学生误解为这两个名词的含义是一样的。

  (三)整体设计问题

  从设计上来看,有些图文之间缺乏整体设计,这表现在两个方面。其一,局部的图像之间缺乏整体设计。其二,从局部看,图文比较配合,但从整本书来看,存在一些不必要的图像或雷同的图像。当图像信息量贫乏,仅仅简单呈现动物样貌,而读者对于这些信息的识别即便是仅凭日常生活经验也能轻松获得时,就要考虑是否有必要以图像的形式展示出来。更为重要的是,在一套书中,除非是为了对比说明或者其他特殊的目的,尽量不要使用相同或相似的图片。在选修3教科书,多处用到奶牛,重复过多。

  二、对图像系统修订的建议

  通过研发中学生物学教科书,笔者深刻地意识到,单纯图像数量的增加并不是教科书先进性的标志,而图像本身的质量、图文的正确处理影响着教科书的有效性。

  (一)在图像选取时,首先要考虑发挥不同类型图像的优势

  生物学教科书中图像的科学性是选取或者绘制的前提,且要使图像与文字做到自然融合,因此要选择最能准确地表现主题的图像类型。

  1.从图像的功能上考虑

  有研究者将教科书中图像的功能概括为以下四个方面:装饰功能,这类图像独立于文本,为了增强教科书的美观而存在,与教学内容没有直接的关系;表征功能,这类图像用于表示人、物的单一元素,依赖于文字而存在,例如,在介绍科学家的文字旁边所附的该科学家的肖像就是表征性的;解释功能,这类图像能够将复杂或抽象的概念、原理用较为直观的方式呈现出来,帮助读者理解文字所阐述的内容;延伸及促进功能,此类图像既依赖于文本,也具有独立性,意在传达文本之外的信息,引发思考或开阔视野,促进学生能力的提高,在生物学教科书中,它们多出现于“观察与思考”“资料分析”“探究”等栏目中。[1]

  在设计教科书时,要注重每幅图的功能定位,从图像是装饰性、表征性、解释性还是促进性的角度去分析并设置。装饰性图像不宜过多,仅仅只有装饰功能的图像,可能会因为增加学生额外的认知负担而降低学生的学习效果。表征性的图像应美观大方,所要表现的人和物应清晰准确,如上文提到的桑基鱼塘等图,需要改进。解释性和促进性的图像,是生物教科书图像系统的主体。应结合重点、难点内容进行设计,充分发挥这类图像的优势,也可以用图文结合的方式进行阐述,以达到帮助读者理解的目的。对于这类图像,应避免增加额外的信息,因为额外的信息会吸引学生的注意力、增加学生的负担,这会影响学生的学习。例如,上文提到的关于细胞免疫的示意图就展示了一些文字中没有涉及的细节内容,给学生理解正文内容带来了困难。

  2.从图像的表现形式上考虑

  从表现形式上看,生物学教科书中的图像可以分为实物照片图和绘制图,绘制图主要包括模式图、示意图、流程图、卡通图等。[1]模式图是根据某种事物的标准样式绘制而成的,适于表现动植物、人体的器官以及组织结构,如蓝藻细胞模式图、动物细胞和植物细胞亚显微结构模式图、大肠杆菌及质粒载体结构模式图等。示意图是为了说明较复杂的事物的原理或具体轮廓而绘成的,它比模式图更为简洁、形象和直观,能够使复杂的机理等条理化、规律化,让读者一目了然,如必修2中的“蛋白质合成示意图”和选修3中的“动物细胞培养过程示意图”。在反应复杂的实验等操作过程或者帮助读者了解身边动植物的成长过程时,可以使用流程图。例如,“体细胞核移植过程流程图”“牛胚胎移植流程图”等通过图文结合的形式,可将原来一两千的枯燥文字形象地呈现出来,起到了很好的效果。有时,为了吸引学生的注意,可以通过艺术化的手法将人物或动植物的形象以夸张的形式表现出来,这就是卡通图。

  另外,具体到某一类型的图像本身,也应该选取更准确地表现主题的图片。例如,一般在讲鸟类的繁殖行为时,会用孔雀开屏作为求偶炫耀的例子,还会配一张雄孔雀尾屏展开的照片。其实,孔雀开屏既是一种繁殖行为,也是一种防御行为。当它们突遇敌害来不及逃避或受到惊吓时,也会开屏。为了更准确地表现主题,我们最好选用雄孔雀对着雌孔雀开屏的照片,而不仅仅是用一个局部的尾屏展开图。

  (二)在图像选取时,还要考虑融入一些隐性的价值

  在上述考虑不同类型图像的基础上,还需要对图像的隐性价值加以关注,尽量发挥隐性价值积极的一面,因为隐性教育因素会对学生产生无意识的、非常重要的影响。[5]

  1.选取的图像要注意消除男女性别歧视现象

  自新中国成立以来,男女平等就被确立为我国的基本国策,这一国策在教育领域贯彻的结果,就是男女两性所享有的教育几乎不再存在任何制度性的差异。因此,自20世纪50年代末至80年代,我国教育领域极少出现与性别相关的研究与改革。但长期以来忽视性别的教育,并未消除教育领域的性别不平等,表现在:男女受教育机会不平等、课程和教材中存在对女性不同程度的歧视、教学过程中存在对女生的不平等对待及教育结果存在不平等。而20世纪90年代以来出现的男生弱势现象也说明:忽视性别的教育对男女两性都造成了伤害。[6]

  研究发现,在我国中小学教科书中,男性人物多于女性人物,并且男性的形象往往具有主动性和主导性,而女性形象多是被动的、受制于人的。对《综合实践活动·生活》教科书的性别分析发现,教科书中呈现的图片,不同性别的数量分配有很大的差异,男性出现的人次都以绝对优势压过女性出现的人次。[7]在义务教育教科书生物学修订时,特意为卡通人物形象设计了男女均等的比例,并且女生也都参与探究过程,也会说出“我长大了要当科学家”等豪言壮语。即使是呈现动物图像,也会考虑性别平等意识。例如,在选取鸟类筑巢的照片时,美术编辑坚持要用雌雄鸟都在劳动(筑巢)的照片。未来高中教科书的修订,也要注意这个视角。

  2.选取的图像要能均衡不同地域学生的经验差异

  不同地区的学生的生活经验是不同的,如中西部的差异、农村与城市的差异等,教科书在编写时应注意到。研究表明,目前的教科书普遍存在“城市化倾向”,主要表现在:教科书内容的选择以及情境设计与城市生活结合得很密切,而与农村的现实生活相脱离;教科书中城市素材多,而农村素材少;有些学生活动围绕参观动物园、博物馆、游览名胜古迹或古遗址而展开,这在农村地区根本无法开展,等等。[8]表现在图像系统上,图片所展示出来的农业动物具有单一的特点,很少反映这些动物的其他信息,比如主要习性、与人类的共处、生命存在过程等情况,多种多样的畜禽共处的和谐场景,等等。所以,在遇到类似图像的选取时,应尽量包含农林牧副渔等多种生物,展示更多、更积极的农村优秀文化、现代科技等。

  3.要注意对中华传统文化的传递

  弘扬中华传统文化,也是对学生进行情感教育的一部分。我国五千年的文明沉淀下许多优美的诗词歌赋,还有很多古文、古典名著乃至成语故事等,如果能够结合生物学知识适时运用,不仅可以活跃学生的思维、调动学生的学习积极性,而且还能抓住问题的实质,同时将我国深厚的文化融入其中,真是一举多得。例如,目前义务教育教科书中设计的“望梅止渴”(出自《世说新语·假谲》)的故事图像,具有连环画的感觉,学生非常喜欢。另外,可以选取一些展示我国古代劳动人民科技成果的图片,如我国古代传统农业的辉煌成就之一——“无废弃物农业”等。

  4.要有国际的视角,适当选取一些融入国际理解教育的照片

  国际理解教育在西方国家已经实施半个多世纪了,但在中国的起步比较晚。“国际意识”“世界意识”“全球意识”这些概念频繁出现在各科课程标准之中,这些理念影响着教科书的编写。理解和尊重其他国家和民族的文化是国际理解教育的基础性内容,而照片是比较真实地反应现实的图片形式,也能包含更多的文化信息。例如,教科书在讲到提倡慢跑运动、森林浴时,选取的照片是国外的,虽然个别教师对这些照片提出质疑,但笔者认为,这些照片可以告诉学生,这种慢跑方式等是全世界人民都倡导的锻炼方式,这也是对学生进行国际理解教育的一部分,在修订时应尽量保留。

  (三)在图像的组织方式上,要注意灵活多样

  不同的教育思想、教科书编写理念决定着教科书中不同的图像组织方式,而不同的组织方式勾画出蕴含不同效果的图文结构。好的图文结构,应该是考虑了学生的学习心理的,应该能系统性地发挥图像的价值,应该能给人愉快的阅读体验。教科书中图像系统的组织表现在两大方面,一是图像本身的呈现方式即图像之间的配合,另一个是图像系统与文字系统的有机统一。

  1.图像之间的配合

  (1)不同类型图像的组合使用

  现代电子信息和传输技术的发展,给图像带了巨大变化。摄影技术、电脑技术和手绘相结合,丰富了图像的表现手法。就摄影照片和绘制图相比,摄影照片直观生动、真实性强,总是比绘制图更多地与真实的世界相关联,对于学生感知不能亲眼见到的场景来说,其功能作用和表达效果要远远大于其他图像,而一些绘制图可以给人一些想象和幻想。但是,有时“实景”照片也有信息繁多、过滤性差的缺点,从一定程度上影响图像“主体”的表达效果。在决定使用什么类型的图像时,要根据文字系统的主题,选择表现力更强的类型,也要考虑模式图与真实图片的结合、彩色图与黑白图的结合等。借助电子技术进行后期合成处理,也可以实现画面色彩逼真、清晰度高的最佳效果。

  (2)考虑图像之间不同的组合方式

  图像之间的具体组合方法也有多种。把表达同一内容的不同图像编排在一起,从不同角度来表达,可以使学生建立起更加立体、更加全面的影像;将具有强烈对比的图像组合起来,可以利用信息反差给人以深刻的印象;将整体图和局部图进行嵌套组合,可以使学生既从整体上把握事物的全局,又从微观的角度来认识事物。修订后的义务教育教科书使用了更多的组合图,增强了图像的表现力和亲和力,得到了广大教师和学生的认可。当图像数量过多时,可以考虑集中呈现,使用组合图;当单幅图像信息量过大、综合性过强时,会给学生阅读、分析和理解带来困难,也可以考虑对图像进行拆分,减少单幅图的信息量和密度,降低图像阅读难度,也使每幅图像呈现的核心问题更为突出,表达更加简明。

  另外,对数学教科书的研究表明,表格及线条类图像远不如照片和绘制的彩图受到学生的欢迎,[9]所以可以考虑用图的形式来表现表格,或者在表格中插入图片,使图表呈现出立体的效果。

  (3)使用大小篇幅不同的图像

  教科书中图像的大小,可以大致按所占篇幅大小划分为整页图、1/2页图、1/3页图、1/4页图以及更小篇幅的图。有学者认为,图的篇幅可以分为两类,整页图和1/2页图归为大篇幅的图,1/3页图与1/4页图以及更小篇幅的图归为小篇幅的图。从整体表现力来看,一般来说,在同等条件下,篇幅越大的图像其视觉效果越明显,其整体表现力也越强,越容易吸引学生注意力,也越容易暗示图像指向对象的重要程度。美国很多教科书的显著特色之一就是使用大图幅的图像,这会使整体美感增强,如美国加州的语文教科书、地理教科书等。但篇幅的大小与图像所包含的信息量不一定呈正相关的关系,某些小篇幅图像的信息密集度反而大于大篇幅图像。在不同的编写理念、印刷技术、成本控制等因素影响下,我们要根据具体情况来对图像进行选择和编排。修订后的人教版义务教育教科书与原来版本相比,多使用了一些大篇幅图像,学生乐学,教师乐教,使广大读者有了更美好的阅读体验。

  2.图像与文字之间的配合

  在每一页设计时,要将文字、图像、符号、色彩等大量元素进行全面的审视、分析、排列和重组,必须考虑其内在的含义和相互的秩序关系。图像与文字之间的结合方式有“文字说明—图像验证”“图像显示—文字提示”和“图像显示—文字提出任务”等模式。“文字说明—图像验证”以图释文,图像对文字起验证的作用,目前在教科书中的比例有所下降。“图像显示—文字提示”以图代文,文字对图像起提示、引导的作用,这一模式是现在高中课标教科书的主要组织形式。[10]“图像显示—文字提出任务”以图补文,可以更多尝试。

  一幅完整的图像不仅仅只包括图本身和图名,还应该包括必须的文字说明。国内很多教科书图像系统中的文字说明往往是缺乏的,而美国的教科书图像说明一般是丰富完整的。文字说明与正文内容既不能简单地重复,又不能相距太远。图像中的文字说明与图像的组合方式,可以考虑用线条指示式的说明文字、用漫画对话框式的说明文字和在图的空隙之间插入说明文字等。

  另外,即使是纯文字或只有图片没有文字的页面,如果精心设计,也会产生出好的版面表现效果。所以,似乎也得允许纯文字的页面存在,给学生在阅读时有张弛的感觉,不要为了点缀某个页面而额外加入一些必要性不大的图片。

  多样化的图像、多样化的图像与文字结合模式,再加上图像间灵活的组合方式,将使教科书的整体表现力提升,使学生有更好的阅读感受。

  还有一点,教科书,特别是中小学教科书,是集体智慧的结晶,其编写体例、框架不仅需要主编、责编、文字作者等充分讨论,而且还需要绘图作者、美术编辑等的智慧。因此,在工作方式上,美术编辑要提前介入,与文字编辑相互沟通。编辑设计是重要的起始阶段,但编辑设计、编排设计及装帧须循序渐进、相互交替和完美融合才能完成一本书籍的整体设计。[11]

  参考文献:

  [1]王颖.如何提高生物学教科书插图的有效性——以人教版义务教育课程标准实验教科书《生物学》八年级上册为例[J].课程·教材·教法,2012(7):79-83.

  [2]赵晨音.插图艺术教程[M].杭州:浙江人民美术出版社,2009:16-17.

  [3]王荐.人教版生物学教材图像系统的分析与教学策略[J].现代中小学教育,2009(11):36-38.

  [4]张皓.高中生物教材图表:设置·归类·特点及应用实例[D].石家庄:河北师范大学,2011.

  [5]周铁民.隐性课程显性设计的前提、可能与途径[J].教育科学,2015(1):33-37.

  [6]周小李.社会性别视角下的教育传统及其超越[M].北京:教育科学出版社,2011:9.

  [7]史静寰.走进教材与教学的性别世界[M].北京:教育科学出版社,2004:78.

  [8]王世光.“教材城市化倾向”刍议[J].教育发展研究,2007(3B):40-43.

  [9]曹梦雅.小学数学教科书插图使用的研究——以第一学段人教版为例[D].石家庄:河北师范大学,2014.

  [10]杨珊玲,等.普通高中生物课程标准实验教科书的图像系统及其运用[J].生物学教学,2007(4):18-20.

  [11]吕敬人.书籍设计基础[M].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2012:122.

  (本文发表于2017年第10期“课程·教材·教法”)


微信“扫一扫”, 关注我们相关的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