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平静的亚太地区

 

“亚太地区”是亚洲地区和太平洋沿岸地区的简称,有广义和狭义的区分。广义上,包括整个环太平洋地区。狭义上,指西太平洋地区,主要包括东亚的中国(包括港澳台地区)、日本、俄罗斯远东地区和东南亚的东盟国家,有时还延伸到大洋洲的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等国。我国大多数学者多持第二种观点。

 

第二次科技革命后,垄断组织形成,列强的侵略形式已经不再仅仅是资源之争,而把主要目标放在抢夺资本输出之地,亚太地区便是列强资本输出的主要争夺地。

 

日本利用一战期间的有力条件,扩充了它在亚太地区的实力。一战后,战胜国召开了巴黎和会,把德国在山东的权益转交给了日本。美国企图在巴黎和会上称霸世界的目的没有实现,于是把注意力转向亚太地区,日本在亚太地区的势力扩张对美英构成了威胁,列强在亚太地区争霸出现了新的格局,美日矛盾成为主要矛盾。

 

在美国的倡议下,19211922年,美、英、法、日、中等九国代表在华盛顿举行会议,史称华盛顿会议。会议签署了《四国公约》、《五国条约》、《九国公约》,美国取得了与英国同等的制海权,在中国实行“门户开放”“机会均等”的原则,削弱日本独霸中国的野心,为美国进一步对华扩张和控制亚太地区提供了重要条件。

 

华盛顿会议,扫除了美国在亚太地区争霸的一个障碍,日本的侵略野心得到了暂时的遏制。它调整了帝国主义列强在远东和太平洋地区的关系,并暂时确认了帝国主义之间的海上力量对比,通过华盛顿会议,美国成功的完成了远东太平洋地区新秩序的构筑。

 

然而,日本并没有放弃争霸的野心,1927年,日本在东方会议通过的《对华政策纲要》明确指出:凡对日本在“满蒙”的特殊地位权益有侵害之虞时,则不论来自何方,都要决心为“防卫”而采取断然措施。

 

1931年,日本发动侵略中国东北的九一八事变,冲破了华盛顿体系的束缚,194112月,日本偷袭珍珠港,太平洋战争爆发,华盛顿体系彻底瓦解。

 

二战后,美国登上了资本主义世界霸主的地位。为了称霸世界,对苏联等东欧社会主义国家实行冷战政策,美国战略重心放在了欧洲。对亚洲的日本实行非军事化政策,使其有限的资金得以全部用在发展教育科技和经济投入上。日本经济持续高速发展,二十世纪七十年代时,日本已经成为仅次于美国的二号资本主义大国。

 

东欧剧变苏联解体后,冷战结束,俄罗斯实力大不如前,随着中国改革开放,综合国力的增强,美、日视中国为巨大的威胁,美国提出重返亚太战略,日本右翼势力乘机抬头,四面树敌,跟中国挑起钓鱼岛争端,跟韩国争夺独岛(日称竹岛),跟俄罗斯争夺南千岛群岛(日称北方四岛),安倍频繁出访东南亚,并试图通过修改《和平宪法》,改变日本战后体制,实现日本“正常国家化”,从而拥有国防军。201386日,广岛原子弹轰炸68周年纪念日,日本22DDH准航母下水,命名为“出云”号,“出云”号曾被侵华战争时期日本海军中国方面舰队旗舰使用,日本此举被国际社会评论为二战招魂,复活军国主义。

 

《纽约时报》刊文称,日本右翼势力的影响越来越大。如何遏制安倍实施全面右倾化举动?美国著名日本问题专家托马斯•伯杰认为:美国在其中扮演着“主要角色”,起着“牵制安倍”的主要作用。可是随着日本与美国的经济下滑,需要直面对抗中国的共识正在形成,正因如此,日本有恃无恐,与中俄韩等各国频繁“叫板”。

 

亚太地区怒波狂澜,剑拔弩张,何时趋于平静?为了防止二战悲剧发生,美国应该对日本右翼化予以牵制,日本应该向德国学习,正视历史,和平解决争端,营造一个和平的亚太地区。

 

作者简介:徐杰,女,中学高级教师,临淄区教学能手,临淄区优秀教师、淄博市优秀教师,淄博市作家协会会员。热爱教育事业,致力于历史教学研究和课堂教学改革,在各级报刊发表作品多篇。


微信“扫一扫”, 关注我们相关的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