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教网首页   人教网刊   师说   本期目录   上一篇   下一篇

调到北京,担任这个班的班主任,上课已经3天了。坐在第一排的一个女生让人感到赏心悦目:脸蛋红扑扑的,两只眼睛忽闪忽闪的;总那么专注地看着老师,好像唯恐遗漏了老师的每一句话似的。有这样状态的学生坐在第一排听课,当然让老师讲课越讲越惬意。

有一天,她靠在办公室的门上,已经哭成了泪人。她想走进办公室,可是她的双腿颤抖得厉害。身旁的同学要搀扶她,她一下子甩掉同学的手。天哪,我才发现她是瘸腿,而且瘸得很厉害。她很激动的哭泣着申诉,她没答对问题,老师就叫她站着。她是不便站立的,所以没站着,老师狠狠地批评了她。她觉得自己很委屈,说读了这么多年书,从来没有哪个老师这么对待她。这时,那位老师也很不安:她在这个班上一周才两节课,也是到现在才知道这孩子的腿不方便!办公室里所有的老师都安慰她,说老师也不知道这个情况,不是故意的。

好说歹说,她终于停止了哭泣,回教室去了。

事后,我觉得这孩子对这件事反应太敏感、太强烈了。如果换成其他孩子,受了这样的委屈,可能也会生气,但不会这么强烈。尽管对她还不太了解,但作为班主任,我想和她交流一下,可觉得她对这个问题太敏感了,直接的方式未必奏效。

我开始观察她,每天早上,她爸爸每天早上就开着电动“麻木”提前把她送到学校,到教室。中午,妈妈把饭菜装在保温桶里送来,并且扶她上厕所。晚上,下了晚自习,他爸爸提前几分钟等在教室外把她接回家。天天如此,月月如是。一般人家都是买摩托车做交通工具,她家里是为了方便接送她才“麻木”作为交通工具的。看得出来,她爸妈是珍爱她的。他们几年如一日,总是那么笑对着孩子,没有一点怨言,我不由得对孩子的爸妈产生由衷的敬意。

我跟同学们说,她有困难的时候,大家应该多帮帮她。可是同学们说,每当需要帮助的时候,她总是拒绝别人。

有一次,看着她摇摇晃晃的一步一步挪向她的座位,我伸出手想扶她,可她说:“不麻烦您,我自己能行。”看得出来,她不是不需要别人的帮助,而是有些过于自尊了。

于是,那次上《芦花荡》一课,师生分析文中老头子的性格,说他过于自信和自尊。我借题发挥了一下。我说,在现实生活中,我们需要自尊,但过于自尊,有时会伤害自己,也会让爱自己的人受到伤害。这个世界,每一个个体都是一个可爱的独特存在,谁都难以十全十美,谁都不可能在每一个场景里都有绝对的力量,谁都需要帮助,并且谁都会从帮助别人那里得到快乐,同时,每个人也会从得到别人的帮助中感到幸福。我说得很动情,如同三月的柳絮在空气里弥漫,她那颗敏感的心,可能早已有了被包围的感觉──她的眸子亮晶晶的。可以了,点到为止。

接下来,有一天,大家都去做广播体操去了。她叫住了我,灿灿地笑着问我一个问题。啊!这孩子,终于解除了对他人的戒备!

有一次,我布置了一篇以“亲情”为话题的作文。她在作文里讲述了她的腿是因为小时候的一场病落下的,父母很内疚,对她百般疼爱。可是她觉得很负疚,就自己这个样子,日后怎么报答父母的养育之恩?所有能做的,只能是坚强,伸手求助于人,让父母感觉自己的弱小。

我的心觉得隐隐作痛。孩子,每一个个体都是弱小的,何苦要以弱小强作坚强?我在作文后面给她写了一段批语:有一张笑脸,白里透红的容颜,扑闪扑闪的双眼,专注于她倾听的对象,面对她的人赏心悦目,这是一张完美的脸。可是,她也是上帝钟爱的苹果,所以,上帝忍不住咬了一口。孩子,你就是上帝钟爱的那只苹果!对你的眷爱,不止于上帝,还有你的父母,你的老师,你的同学。伸出手来吧,生存的智慧不是坚强地自守,而是坚强地求索……

再一次走进教室时,她是被同学们扶着的,她没有挣脱同学的手。人生路漫漫,她要面对的困难可能要比一般人多,我希望她不要自设樊篱。海子曾经写过《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可后来他选择了自杀。时刻独自面对人生的波澜起伏,再坚强的人也会有放弃和自失的念头的。而我们是新时代的主人,应该选择坚强。

 

作者简介:

1

王健龙,男,19655月生,大学本科学历。湖北省特级教师,湖北名师,全国优秀语文教师,第五届“”全国中十佳教改新星,华中师大国培班特聘授课教师。在各级刊物发表文章二百六十多篇,有四十五篇论文获市级以上奖,参与了二十一部教学用书的编写工作。201211月由朝阳区教委引进至和平街第一中学工作至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