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教网首页   人教网刊   师说   本期目录   上一篇   下一篇

有没有这样的一些可能:教师的教学,不再是为了传道授业解惑,更不是为了雕塑灵魂,而只是为了与升学率挂钩的奖金等实际利益。学校的教育,不再是为社会培养合格的公民,而只是为了完成某些官员或部门下达的升学指标。学生的学习,不再是为了积累知识、养成能力、陶冶情操、健全人格心理,而只是为了考取名牌大学,为将来谋一个体面的工作。社会的评价,不再是关注先进的教育理念、多元的办学业绩和全方位的人才,而只是升入上一级重点学校的人数……

一切皆有可能,一切业已司空见惯。

这样的社会环境下,成长的意义,便弱化为升学这唯一的价值。这价值,如一根坚韧绵长、永不断绝的巨大绳索,捆绑住一切可能出现的旁逸斜出;又如普罗克鲁斯特斯的那张铁床,用唯一的标准,裁决着生命的长短。

这,当然不再是教育。真正的教育,是让成其为成其为,是让骏马在草原上奔驰,雄鹰在天空中翱翔。这些,是教育的本质,也是教育的常识。

一、发现,胜于培养

世界上没有容貌完全相同的两个人,同样也不会有个性、兴趣、学养完全相同的两个学生。

受遗传基因、生活环境以及家庭教育等诸多因素的影响,进入到校园中的学生,必然各具特性。仅从性格上看,就有活泼、文静、顽皮、开朗、嫉妒心强、争强好胜等若干类别;而从学习能力上看,又有长于思辨、善于表达、反应迟缓、缺乏主动性等诸多差异。至于理想和爱好,更是千人样,缤纷多彩。

如此丰富的个性、如此丰富的成长诉求,该用什么样的教育来为之服务?

最常见的教育形式,是培养。

学校教育中的培养,和家庭教育中的培养,有很大的相似度。当下社会中,家庭教育的培养模式,极少从孩子的真实需要出发,以适宜于孩子健康成长的方式,开发孩子的潜能。绝大多数的家庭,家长要么是根据自己对当下社会生存状况的个性化判定来规划孩子的未来人生,要么是试图用孩子来帮助自己实现曾经的梦。还有为数不少的家长,只出于攀比跟风的目的,便把孩子驱赶到了某些特长培训班中。

这样的培养,带有十分清晰的雕刻痕迹。孩子的真正特长并未得到充分挖掘,兴趣爱好也不一定能够养成。虽然也有极少部分孩子,误打误撞中正好实现了培养与潜能的相互契合,最终取得了某一方面的骄人业绩,但更多的孩子,却在耗费了大量的时间与精力之后,依旧无法收获劳动的果实。

正是基于这样的现实,我认为,在学生的生命成长过程中,学校教育的首要任务,不是急于将学生培养成何种类型的人才,而是要借助学校教育这一平台,先观察发现学生的个性特长,捕捉学生在各类活动中灵光一闪的那些精彩瞬间,帮助学生精确定位自己的未来人生。

当然,发现学生的最佳成长路径,并不代表着就有权力迫使学生朝向这个路径行走。学校教育的诸多责任中,引领与帮助,是无法规避的两条。学校和教师,有义务帮助学生发现自身的真正潜能,有义务引领学生朝向最理想的人生道路迈进。这样的义务,需要借助适宜的教育方式,在潜移默化中作用于学生。

现实的成长环境中,相当数量的学校,以“培养”为理由,试图将所有的学生驱赶到应试的唯一道路上。这样的“培养”,出发点便出现了差错,又如何能够让所有的学生,都走出辉煌灿烂的人生?

二、尊重,胜于强迫

也常有这样的现象:经过长时间的观察,教师发现了学生在某一方面的天赋,同时也发现了他的弱项,但该名学生或者家长就是要把那个弱项作为成长的目标,坚决不愿在有天赋的那个方面投入时间和精力。面对这样的成长困境时,教育又能做些什么?

比如,某一学生,在文学或者历史方面极具天赋,其文字驾驭力远超同龄人,选学文科,将来进入大学中文系深造,或许就是一位鲁迅式的人物。但学生的家长坚决认为学文科没有出路,将来就业会很难,不如学习理科,将来考一个热门的行当,可以保证一辈子衣食无忧。更重要的是,在家长的长期灌输下,学生本人也形成了这样的认知。如此,教育该如何做?

最该做的,是尊重。既尊重学生以及家长的选择,又尊重他们对待生活的那份功利和担忧。毕竟,我们所认为是天赋的那份潜能,未必一定能够绽放出最艳丽的人生之花。方仲永那样的旷世奇才,还会因为诸多消极因素的影响而“泯然众人矣”,又何况一切尚处于未知的学生。

在尊重的基础上,也不能放弃了引导和帮助。所有的引导,都需要建立在广泛占有详细资料的前提之下,要考虑学生的当前利益,更要考虑学生的长远利益。要能够提供有说服力的信息,能够以完全平等的态度,与学生和家长推心置腹地交流。

如果学生以及家长继续坚持他们的选择,则依旧不能放弃了引导和帮助的责任。学校和教师,要能够在尊重他们的选择的基础上,引导他们以更合乎规律的方式方法,去经营他们的那份人生目标。对于他们在既定目标上付出的努力、遭遇的坎坷,都应该以积极的、友善的态度予以关心和帮助,切不可怀揣了一份幸灾乐祸,以“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的看热闹的态度对待他们的成长选择。

当下的教育中,强迫或者变相强迫学生接受学校安排的成长路径的现象并非少见。比如,学校在选修学科的开设上,并不主动征求学生的选修意见,而是依照考试的需要而设置学习内容。又如,高考科目的安排上,绝大多数学校,只从办学需要出发,开设一定量的组合形式。对于选报人数较少,或者学校认为不利于获取理想考试成绩的组合形式,则坚决不开设。再如,强行规定学生不得在教学区内阅读大部头的文学作品,强行规定学生必须到校上晚自修、周末必须到校自习等等。诸多的强迫背后,只是强权心态在作祟。

三、熏陶,胜于规范

绝大多数学校,为了创设一份良好的成长环境,往往偏好于制订名目繁多的行为规范。比如,在已有的国“中学生日常行为规范四十条”、“中学生守则”的基础上,又制订出诸如“八不准”、“九大常规”、“十大戒令”之类的极具学校特色的新章法、新条例。

诸多的规范,在每一条都能够得到强有力的落实和监督的情况下,确实能够在一定程度上约束学生的行为习惯。这样的约束,可以借助于制度的“他”属性,被动矫正一些常见的错误。更重要的是,当“他”形成一种习惯后,还能够转化为主动性的“自律”。一旦进入了“自律”状态,也就养成了良好的品行。

现实的尴尬之处,在于这过分繁杂的规范,新产生的那段时间,确实“烧”过“几把火”,时间长了之后,便沉睡在文件夹中,只在极为有限的时间,突然清醒过来,又去临时性“燃烧”一次。

如此,规范也便慢慢地丧失了刚性的特质,变成了可以随意打扮的小姑娘。以这样的规范来约束学生的成长,效果可想而知。

这样的规范,从来也培养不出自觉主动地成长形式。成长需要的,不是约束,而是熏陶与点燃。

学校应该如何熏陶学生,如何点燃学生的成长愿望呢?

活动,永远是最理想又最实际的方法。想让学生成为富有音乐素养的人吗,那么,让校园里时时处处都弥散着高雅的旋律,有音乐特长的学生拥有经常性地展示才华的机会,让音乐特长班敞开大门,让音乐兴趣小组、音乐沙龙热热闹闹地行动起来……如此,耳濡目染中,便会有越来越多的学生,乐意于亲近音乐。并且开始懂得音乐。

同样,把图书馆的大门打开,把束之高阁的经典,全部请到教室中,让学生全无任何约束的阅读;让文学社团组织起诗歌朗诵会、故事会、电影评论会;把精彩的习作推荐到报刊上发表;为学有所长的学生出版专著……如此,潜移默化间,是否也会有越来越多的学生,乐意于亲近经典,并且开始懂得经典?

有了这样的活动,哪里还需要借助各种各样的规范,将学生强行“绑架”到音乐和文学中来?

活动之外,教师的丰厚学养和人格魅力,也是重要的熏陶与点燃因素。教师手不释卷,学生往往也热爱阅读;教师精于书法,学生往往也能够习得一笔好字;教师正直无私,勇于抨击各种丑陋,学生往往也能够跳出假大空的说教,敢于直面现实中的各种问题。绝大多数情况下,有个性的教师,就如一面旗帜,扎根在学生的灵魂中。这旗帜上写着什么样的内容,学生便受到什么样的熏陶与点燃。有了这样的熏陶与点燃,哪里还用得着苦口婆心地宣讲各种规范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