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教网首页   人教网刊   师说   本期目录   上一篇   下一篇

  该如何让自己走出文化的专制,我和网友LZL62286聊得很投机,并且告诉LZL62286先生,因为我们血液里流淌着的是专制文化,想不专制也不可能。我举例说老师用标准答案控制课堂45分钟,难免不用功利文化引导学生一边倒──用肯定或者是否定文化看待一切,就是不能用审视的眼光,批判质疑的观点对待生活。说起这些,对于教师来说,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人家外国每个班不能超过26人,可以实现对话教学,可以关注每一个学生,可以静候一旁等待学生自觉去学习,可是,在我们国家,有的地方有的班居然达到120多人。120多人,45分钟,一个学生头上平均到几秒钟?教育的有效性是直奔中招和高招去的,功利文化在这时就显示出它的时效性了。

 

  我在《要自由就需要我们走出自我的专制》文章中说:“专制文化教育出的我们,血液里都浸透这种文化,这种文化教育出的人,就很难从行为上改变自己。一个人的某个器官可以调换,但他的血液如果不换,质的东西也就不会转变。比如说到学习,他可以说没有时间学习,进而可以说,学了,有思想被打压,也不愿意学习和不愿意思考,把一切责任都可以推给体制,而不愿意从小事做起,更不愿意从自身做起。”

 

  我们都是做过父母的人,日常教育孩子时,表现出的专制不仅仅是让孩子一切都听我们大人的,更表现为把一切责任都推托给他人。比如,孩子小时候摔跟头了,我们会跑过去把孩子扶起来,可是,孩子依然在哭。为了让孩子不哭,就把绊倒孩子的椅子或桌子拍打几下,或吐一口唾沫,骂几声,为孩子出气,这样天长地久,孩子就没养成反思自己的良好习惯形成,而是在任何事情面前,错误的都是对方,不属于自己。这就是时下我们工作做不好,总是寻找客观的原因来解释,很少从主观因素反思自己错在哪里。这就是专制文化培养出来的人的最终结果。

 

  你说:“反复读了博文,很有感触。近代中国一直在探寻平等和谐的社会模式,现实一遍又一遍重复着‘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於人’千年来的定律。教师是思想和文化的传播者,但是只能做执行规定动作的教书匠。现在学校的校长没有属于他本人的教育思想,教师更不需要有他自己的教育思想,从上至下只要照做就行了,这就是专制。教师成为思想奴役和完成知识传递的工具,教师属于‘劳心’者。成为传递工具的教师为了完成传递任务,要让学生考得高分,自然就要治人。学生从学校仅仅学到些东西,或者是可有可无,也许终身用不到的知识,而受不到文化的熏陶和思想的启迪,这也是专制。革命先驱和历往社会贤达,为了改变专制的社会,首先是他们经受了思想的洗礼;现在人们思想的天空越来越窄了,可能还有一条缝,或许不久的将来,人们再也没有自己的思想了,会变成彻头彻尾的工具。要改变,就必须从上至下形成风气,树立正气。教师必须自我觉醒,教师的育人思想会影响孩子一生,我们要‘千教万教教人求真,千学万学学做真人。’千万别把虚伪的、功利的、自私的东西过早地传给学生,那样国家和名族的明天才有希望。”

 

  显然,LZL62286也在帮我分析专制文化形成的原因,看他分析得很在理,这是我欣慰的地方,可是我要说,LZL62286也在多多少少寻找客观原因。不找客观原因的最好办法是虚心接受别人的批判,比如我在单位,接受同事的批判,包括基层老师的批判,回到家里,接受妻和女儿对我的批判,面对这些批判的声音,我总是哈哈一笑,你能做到吗?我能做到的原因是,我能坚守一个信条,他说他的,我思考我的,做我应该做的,很少言语,因为鸡和鸭虽然都属于禽类,但他们的话语体系不一样,鸭说的话,鸡自然不懂。在单位面对他人指出的问题,我不申辩,只能默默地改,改的他们满意为止,可能在某些人看来,我工作能力不足,或者是个大傻子。

 

  疮长在别人身上,我们拿着手术刀为他人开刀,自己没有感觉到身心痛,也就无所谓。比如,我过去做校长期间,也总是要求别人这样或那样,就是没有考虑到别人的感受,现在想起来,我当时为什么要限制老师们的自由呢?比如有老师走读(教师应该安安静静教书,走读就没有时间,也无法安静),我就在大会小会上要求教师的工作,必须静下心来学习,潜下心来做学问,于是,我常常夜晚查岗,搞得不少老师至今还怕我,校长退下来后,他们再见到我,告诉我说:毕校长啊,你知道当年我们多么怕你吗?不过你前面检查过去之后,我们后面就离开了,你知道吗?背后,你不知挨了我们多少骂。今天,我做教研员了,能用学术文化看待一切,觉得自己过去就是专制,尽管有不少老师说,我当校长期间,他们学了不少东西,还有的说我做校长比较人文,能倾听老师们的呼声,让学校精神领袖出来说话算数,可是,那时的精神领袖,大多是由我来扮演。

 

  我这样说,是想提醒你,有时间请能静下心来读书,专心致志地思考,潜下心来做学问,不要和他人侃大山,不要浮躁,不要跟风。和他人侃大山,难免思虑不深,难免不出现语言偏激,比如你在我一篇博文后留言说:“素质教育喊了多年,提高国民素质真难哪!前几天我和朋友调侃,说古时候文王可以画地为牢,教育犯罪和犯错的人,那是因为古人诚信;现在的贪官如此贪、如此多、如此横、如此恶,用圈能圈住么?答案是肯定的。只有一个办法,逮一个杀一个,免得浪费老百姓的大米。要是这样杀法,党的干部队伍就会面临灭绝,那是不行的。做人上人、做有钱人,是中国人的向往,改变不了啊!”你在这里就出现了偏激:“逮一个杀一个”,人性是向恶的,而不是向善的,要让人们不向恶而向善,就少不了制度文化的建设,这就是发达国家为什么一直坚持三权鼎立的原因。你说“做人上人、做有钱人,是中国人的向往,改变不了啊!”,怎么改变不了?我想告诉你,这是我们的文化有问题,是儒家的等级制文化把人变得那么功利。等级制文化是儒家文化的本,如果这个骨髓换不了,可能教育出来的人,就会流着同样的血,不可能用平常心和做人中人去做人,变精英教育为大众教育就永远成了一句空口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