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教网首页   人教网刊   师说   本期目录   上一篇   下一篇

  常看到这样一种教育现象:同一个学生犯了错误,教师A批评他,他能心平气和地接受,但是教师B去批评他,他却拧脖子犟脑袋,严重的甚至导致师生冲突。到底是什么导致了这样的差距,使得教育效果截然相反?带着疑惑去观察,我发现凡是批评能被学生接受的大多数是班主任,而引起学生反感的多数是“副科”教师或年青教师。

 

  难道是有些同事猜测的那样──班主任掌握了特殊的“绝招”──有告“御状”的权利,还是“副科”教师与年青教师方法不当?

 

  于是去找当事人了解情况,让我疑惑的是他们方法没什么不同,开始都是非常温和委婉地批评。是啊,面对犯错的学生,如今棍棒相加没有了,风雨交加也鲜有闻了。到底是什么使得相同的开端,演变出了截然不同的结局?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渐渐地发现了端倪。“副科”教师与学生本来就接触机会不多,而且每次上课基本上都是匆匆而去,匆匆而归。年青教师往往怀揣着理想,干事果敢,不拖泥带水。但是这使得他们容易急躁,与处于叛逆期的中学学生说话处事常常缺少缓冲。再看看班主任,他们与学生相处的时间最长。除了学生的成绩,他们还要关注学生的衣食住行,言行举止。事无巨细,皆在他们职责范围内。

 

  我恍然大悟。被批评时产生不良情绪是人正常的心理反应。成人尚且如此,我们就不应以所谓的“师道尊严”来苛求孩子。如果说有什么能够抵消学生在受到教师批评时心中产生的不良情绪,避免学生可能做出的过激行为。那唯有师爱。学生的心灵就是一个爱的银行。教师对他的每一次关爱都是在储存,每一次批评都是在提取。可以想象如果一位教师从没在学生爱的银行储存爱,当他在批评斥责学生时会发生什么可怕的后果。

 

  别忘了储存你的师爱。上课早到几分钟,关注学生状况;下课不必夹着讲义匆匆而去,花几分钟与学生交流。课堂上一个鼓励的眼神,一句肯定的鼓励。学生身体不适时一句温馨的问询;学生成绩下降情绪低落时,不是暴风骤雨式的咆哮而是蹲下身子与学生共同去找出原因,让他充满希望,拥有一千个拥抱生活的理由。学生犯错时,不是以偏概全地进行盲人摸象式的非理性评价,而是关注学生的身心的健康,关注学生的全面发展,善于发现学生身上的闪光点,使他自查自省。相信当学生的心中满溢着你对他的关爱时,你对他的批评,甚至是拍桌子,他才可能从心里真正地接受──觉得你的批评是真真正正地为他好,然后将批评转化为前行的动力。那时我们的教育才是有效的。

 

  教育是一种感化。这种感化不仅需要教师心存善意,更需要教师与学生之间产生心与心的对话、交流。学生紧闭的那扇心门,棍棒是无法撬开的。打开它的唯一钥匙就是教师储存在那扇心门后的浓浓的师爱。

 

  作者简介:

 

王胜强

 

  王胜强 中学一级教师,马鞍山市博望区语文学科骨干教师。参编作文学案(《作文课堂──训练学案》)2册(发行)。教学论文、教育时评、教育教学随笔散见于杂志报刊(《语文世界教师之窗》《安青报教育周刊》《教育文汇》,教育教学论文多次获市一等奖。所授课例曾获市精品课、优质课。